Sunday, September 4, 2011

依赖=幸福

依赖是一种幸福。
就好像妈妈煮饭给我吃,出门时爸爸可以载我出去。
就像吃饭时有朋友的陪伴,孤单时有情人相伴。
我知道我是多么依赖他们,但是有得依赖,是多么的幸福。

常听你说,你要独立一点。
可是为什么我有得幸福我却要那么不识相地拒绝它呢?
你说只有家人,朋友,情人总有一天总会离我而去,只有自己才能够一辈子陪伴自己,所以人一定要独立点才行。

我说,就因为他们总有一天会离我而去,所以我才想要在他们还在时依赖他们。
否则他们在时我不依赖,他们走后我也不能依赖,那么我这么独立干嘛?
让自己不那么伤心难过吗?

我真要独立的话,我可以很独立。
可是我就是不想。

能够依赖别人的小孩很幸福,我也很幸福。。。
不要夺走我的幸福,好吗?


Wednesday, July 27, 2011

姐妹

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。
我们曾一起跳舞,一起做bom bom,一起表演唱歌跳舞,一起学小提琴,一起哭一起笑。
自从我们俩都交了男友后,我们越来越少见面。
直到最近,由于一起运动的关系,我才有比较多机会跟她相处。
  
最近跟她闲聊时才得知,原来她曾在我生日时亲手为我烘培蛋糕。
后来因为蛋糕石化了,所以她没拿来送我。
她说,那是她第一次做蛋糕给别人,也是最后一次。
虽然我没吃到,但是我真的非常感动。(谢谢你)
知道有人曾为我亲手烘培蛋糕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。
至少我以后老了可以跟我的孩子说:
“呵呵,想当年,你妈我有一个好朋友特地去学做蛋糕替我庆生叻~”
  
更令我感动的是,虽然她说她记性不好,可她竟然还记得我说过的话。
(重点是,连我自己说过什么东西我都忘记了)
原来,她一直都把我放在心上。 

  

我不确定这样是否就是知己。
但是我很清楚知道,如果这次我再不好好把握这段友谊的话,我将会后悔莫及。

“一个人可以毫无理由跟你做亲戚一辈子,
但是一个人不会毫无理由跟你做朋友一辈子。” (转载自网络)

如果你今天拥有一个很头圆(投缘),很喜欢的朋友。。。
珍惜吧!


Friday, June 24, 2011

镜子里的我

我的朋友问我怎么我最近看起来那么累。
回家后,我认真地看着镜子。。。
“靠,怎么里面这个人越来越像鬼?”
黑黑的头发,苍白的脸蛋,再加上一双看起来被人揍过的双眼。
鬼片的话找我就对了,我应该很适合!


为了恢复人样,我决定从今天起要早睡早起



最近除了跳舞&学业,还是跳舞&学业。。。(废话)
值得高兴的事,我终于有舞伴了!
但是由于他在另一个地方学舞,所以接下来我必须在两个学院学舞,
而一个月的学费竟然是RM200!(喷血)


虽然付出不一定有结果,但是我知道如果不付出就一定没有结果
为了解决我金钱上的问题,我最近也开始私下教朋友初级拉丁舞,希望这能减轻我的负担吧!
(谁有兴趣拉丁舞但是嫌外面收费太贵的话,找我就对了!)



另外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是,我的拉丁舞老师问我11月底的时候要不要去沙巴表演。
包吃包住包飞机票,我当然是说YES啦~
我有预感,这将会是我在人生中一个很棒的经验,期待中~ <3



Wednesday, May 18, 2011

错过

我的拉丁舞导师告诉我,这个星期六在新加坡有一场小型的拉丁舞比赛。

我一想到我没有partner&服装,我便没告诉老师,其实我很想参加。

后来,我的朋友告诉我,如果那时我有表明说自己想参加的话,partner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,服装也可以跟别人借。



我听了很后悔。

为了不让自己那么后悔,我不停地安慰自己:
“没关系啦,没去参加比赛可以省钱嘛~ 反正最近也花了很多钱。”

可是我还是很伤心,因为我知道我错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
很多时候,我都是犯了同样的错误。
想要一样东西,觉得前方有很多我不能跨越的障碍,觉得自己不配拥有。

觉得自己很懦弱。

经过这件事后,我告诉自己,别再犹豫不决,想要什么就去做。

机会是争取出来的。


所以今天,我跑去报名参加了一个中华民族舞蹈的workshop。

我不知道那时我会不会因为功课或者考试而忙,不清楚那个学舞的地方怎么去,也没有朋友陪我一起去学。

但是我告诉自己,

Everything is gonna be okay, as long as u know how to manage your time and have some faith.

Sunday, May 8, 2011

最感动的小事

我是个爱干净却讨厌打扫的人。(简称:洁癖懒人)

前一阵子,我的同学说要来我家帮忙打扫屋子,虽然最后我没让他们来,可是他们的这份心意却让我感动不已。


有朋友真好~ 





昨天早上,我听到厕所有洗厕所的声音,还有隔壁房有女人的咳嗽声
要是在平常的日子,我会很安慰地说:“呵呵,终于有人主动洗厕所了啊~”
问题是,我的室友及屋友明明回家乡去了。

那么。。。





那个洗厕所的声音跟女人的咳嗽声到底是怎么回事?!





我的心不禁开始长毛。

于是,我悄悄走去房门,把房门锁好。
然后跳上床催眠自己:“阿弥陀佛,你听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来的。

突然间!我的电话有信息:
“借用你的锁匙一下。” T哥

T哥是我的姐姐的男朋友,他跟姐姐放假来吉隆坡走走,还有帮我洗厕所。(太肮脏了,他看不过去)
而那个咳嗽的女人则是我的姐姐。(囧)

恐怖的背景音乐立刻被感动的钢琴曲代替。

后来,姐姐还爱心赞助新的过滤器,解决了我饮水的烦恼(家里水太黄了,我不太敢喝)
而T哥帮我安装过滤器,换了屋子外面的过滤器的芯,还帮忙洗地!



有姐姐真好,有那么好的男友更好。(握拳)
衷心希望姐姐赶快嫁给他,然后生个可爱的Baby让我玩啦~



我是个爱干净却讨厌打扫的人。
所以说,要感动我很容易,不必花钱送我什么Strawberry or Blackberry,帮我打扫就可以了。(误)


题外话:话说今天是母亲节,祝天下的孩子都是孝顺的孩子!

Wednesday, April 27, 2011

拉丁舞之恋

不得不承认,我‘年轻’时还学过蛮多东西的,
吉他,钢琴,Hip-hop,土风舞,New Jazz,瑜伽,啦啦队。。。
但是没有一样持久就是了。(年轻人就是三分钟热度)


虽然如此,但是我从不觉得学过的东西是白学了。
我从吉他及钢琴中学会节奏,从Hip-hop学会身体律动,
从土风舞学会手势及眼神的配合,从New Jazz学会性感,
从瑜伽学会柔软,从啦啦队学会力度及胆识。


这次,在三个月的假期里,我爱上了拉丁舞。
改变了以往对拉丁舞的刻板印象,也改变了我。
从不穿高跟鞋的我,竟然穿上了3寸高跟鞋翩翩起舞。
鲜少穿裙子的我也爱上穿裙子,就连我那像个骆驼的背也开始直了起来。





拉丁舞里的5种舞,我接触了的3种:Cha-cha, Rumba, Samba.
有的人惊叹:“哇你学东西好快!”
有的人羡慕:“你是天才。”
但是没人看到我每天在家练舞练到脚痛的情形。
而我的体重也因为天天练舞的关系,跌了5公斤,瞬间变成制造肉骨茶的好材料。


我知道,要成为天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舞蹈也一样。
那天,我偶然看到一篇文章,《一万个小时的练习》
里面提到,一万小时的练习,是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。
没有人仅用3000小时就能达到世界级水准;7500小时也不行;一定要10000小时10年,每天3小时无论你是谁。


以我的情况来说,这3个月我好像才用了100个小时来练习。
换句话说,我还需要9900个小时的练习。(囧
希望这次我能坚持下去。



虽然说我很愿意练一万个小时,但是在这之前,我必须先找到一个男伴陪我一起进步,然后一起去参加比赛之类的。现在,进广告!

------广告-------

职位:拉丁舞伴

地点:吉隆坡

条件:
1)男的    
2)愿意陪我练一万个小时   
3)有舞蹈经验 
4)长相顺眼

如有上述条件,或有朋友符合上述条件的话,介绍给我认识吧。拜托了!(鞠躬)





往一万个小时,前进!


Thursday, April 21, 2011

做么你不要辅导我?

最近,有个朋友叫我把他当作是我的客户来辅导,我便推辞说:我们有一个rule是不能辅导自己的朋友或家人的。

为什么呢?”他问。

‘嗯。。。我改天再回答你的问题好吗?我很懒惰。’
但事实上。。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!(奔跑)

抱着‘人生就是不停地在学习’的态度, 我上网找资料---没有详细解释。


‘没人解释,那么我自己想好了。’我心想。



想了一整个晚上,想到我的脑汁都差不多给我用完的时候(这就是绞尽脑汁的由来啊),



“我终于想到了!”(欢呼)


为什么辅导员不能辅导自己的家人或朋友警告:请别在考试时写这种答案)

·         隐私问题
朋友A告诉我朋友B的坏话,在唱衰B的同时,由于A知道你也认识B所以A便没有把全部的实情告诉你,让你很为难,但其实你知道实情后却你更为难。
你心想:‘我应该替A保密还是把这事告诉B让他们去解决呢?’

·         情绪问题
你的朋友对你说,他最近爱上了一个人,并且发生了性关系,很不巧的那个人却是你的女友。
你心想:‘我要辅导他,还是阉了他好呢?’

·         角色问题
你妈妈说她最近很烦,因为她的孩子(也就是你)总是不听她的话。
你心想:妈妈?客户?傻傻分不清楚

·         金钱问题
跟家人或朋友收钱会对不起他们,不收钱却又对不起自己。所以还是不要辅导好了。
你心想: 要钱还是要命好呢?

·         技术问题
说穿了,你只是个心理学学生而已,根本就不是什么专业辅导员,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。
你心想:啊我根本就不是很会,你要我怎样?



废话完毕,请看看听专业的怎么说:

‘辅导员和个案之间,应尽量避免发生多重关系。换言之,辅导员不能将个案变成朋友,也不适合辅导朋友或家人。有些朋友知道我是辅导员后总爱向他倾诉问题,寻求帮助。而我的应对方式,就是先聆听,然后向对方表达自己在专业守则上有所限制,并为他推荐更适合的辅导员。’
---李志祥(辅导员) 



所以,我亲爱的家人/朋友们:

如果我是辅导员,我不能辅导你(为了避免发生多重关系)。

如果我不是辅导员,我也不能辅导你(辅导员插嘴:“请让专业的来”)。







或许你会好奇:“是辅导员又不能辅导家人朋友,不是也不能辅导,酱你读来做么?”

我会说:


‘管你屁事。’